来自 极速快三_极速快三官网_趣事 

政府的极速快三秘密


2019-03-23 21:25

  《政府的秘密》

  (一)

  2002年,还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教授的本-伯南克(Ben Bernanke),针对当时深陷债务通缩的日本,开出自己" "理论药方。

  伯南克为日本设计了三种“ ”方案。

  1)央行直接在财政部的账户上新增10 万亿日元现金。拿到这10 万亿日元,政府可以用于基础设施投资,可以用于普遍性的减税,以此即可刺激经济发展。

  2)财政部直接向央行发行10 万亿日元零利息的永续债。和上一方式一样,财政部发债所筹得资金,同样用于增加支出或减税——如果发行的永续债有利息,央行可以承诺每年将利息返还给财政部。

  3)财政部向央行直接发行正常到期期限、市场定价10 万亿日元的国债。债券发行之后,央行同时承诺,到期后一定重新购买等值的国债,永远持有,这样一来政府不用担心资金来源,可以完全灵活地增加财政支出。

  根据这个理论,伯南克信誓旦旦的对日本人说,按照我的理论,肯定能够解决你们的通缩问题。

  当时的日本央行行长叫速水优(Hayami Masao),听了伯南克的这理论,把头摇得像拨浪鼓:学者、学者、学者啊!

  我们日本央行不是没干过这事儿。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期间,时任日本银行行长高桥是清(Takahashi Karekiyo)放弃金本位,通过一次性印钞让日元大幅度贬值40%,一开始确实效果不错,但这种刺激马上就用上瘾了,1936年之后大规模印钞变成经常性的行为,日元通胀一发不可收拾,直到超级通胀产生……

  二次世界大战以前的日元,是和美元1:1等值的——看看现在,1美元等于100多日元,追根溯源,就是高桥是清“一次性印钞”的结果。

  面对日本央行的顽固,伯南克铩羽而归。

  而他的祖国美国就真的给了他“理论联系实际”的机会。

  2006年,伯南克接替格林斯潘(Alan Greenspan)就任美联储主席。

  2008年9月,雷曼兄弟倒闭,美国信贷市场急剧冰冻,整个金融环境陷入急剧通缩趋势。

  作为研究大萧条的专家,伯南克立即启动了大规模的QE(量化宽松),在美国开始实践他的“直升机 ”理论,在第一轮QE结束后,为了防止债务通缩反弹,又实施了第二轮、第三轮QE,直到2014年9月“ ”才终止。

  从美国建国到2008年8月,200多年时间美国总共才印钞8300亿美元;

  然而,到了2014年9月,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已经高达4.5万亿美元;

  算下来,6年时间,美联储狂印了3.67万亿美元的货币。

  史无前例的印钞,让伯南克获得了“直升机本(Helicopter Ben)”的绰号。

  但今天回过头来看,看起来荒唐的“直升机 ”理论在实践中居然是对的,QE政策确实将美国拉出了2008年金融危机,而且关键三轮QE,居然没有引发大规模通胀!

  2001年以来常年陷入通货紧缩却一直小心翼翼印钞的日本,2013年看到美国并没有出现通胀之后,央行后悔得肠子都青了,安倍政府上台后,任命黑田东彦(Kuroda Haruhiko)为央行行长,2013年紧急启动大规模QE政策,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于是也开始极速飙升。

  2013年1月,日本央行的资产规模还不到160万亿日元;2018年1月,这一数字就变成了546万亿日元;算下来,暴增了386万亿日元,这几乎与美联储6年QE的规模完全一样。

  可问题在于,日本的经济规模仅有美国的1/4啊!这样算下来,日本每年的印钞量,高达GDP的13%!

  更荒唐是,因为日本央行持续扩张资产负债表,市场上的国债都被央行买买买给买光了,日本央行甚至不得不将其资产购买计划瞄准了股市,决定通过购买股票直接将钱送到消费者手中。

  用日本央行原委员须田美矢子(Miyako Suda)的话来说:“我们将牛牵到水边,告诉它们水的味道不错,但它们并不喝。所以我们应该亲自喝水,向牛展示水的味道很好。”

  到现在为止,日本央行“亲自”喝了多少水呢?
  如果考虑ETF信托基金和股票信托基金,日本央行总共买入了22.5万亿日元的股票,创下现代央行最狂野的资产购买记录。

  如此疯狂的印钞扩张,日本的通胀水平却始终在0附近徘徊——没有引发通胀!

  看着美联储和日本央行买买买,却丝毫没有引发通货膨胀,欧元央妈按捺不住了。

 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,2010年希腊等欧元区重债国的债务危机爆发之后,欧元都曾经进行过小规模的印钞,但债务危机稍有缓解,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很快就又降下来了,结果就是又一轮债务危机……

  要知道,欧元区长期以来和日本一样,深陷通缩旋涡,欧元区主体是德国,在德国央行长期以来严谨纪律束缚下,欧央行一直坚持审慎的货币政策,不肯轻易放开资产购买,但随着欧元区各国债务问题越来越严重,而且看到美国和日本的成功"案例"后,欧央行终于决定开闸大放水。

  2015年1月22日,欧央行行长德拉吉(Mario Draghi)宣布,将开展每月600亿欧元的QE操作,欧元也加入了印钞大军。

  2015年2月份,欧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仅为2.2万亿欧元;

  2018年2月,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为4.65万亿欧元;

  算下来,欧央行3年多时间里狂印2.45万亿欧元的货币,按照单位时间算,这又超过了美联储和日本央行。

  当然,欧元如此大规模的印钞,其结果和美联储、日本央行一样——没有通胀!

  而我的国四大发明是纸,印刷,指南针和火药。央行把前两项运用得炉火纯青,央行行长外号"水利专家"。

  央行火速印钞从2002年就开始了,央行资产负债表从到2002年初的4.5万亿增长到2018年底的37.5万亿,增长了近9倍,勇夺"印钞冠军"。

 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,包括美欧日中英瑞(士)等全球主要央行,至少印刷了折合20万亿美元的货币,而在2007年底的时候,这些央行的资产总规模仅为4万亿美元……

  按道理来说,世界主要经济体如此大规模的印钞,是会引起严重的通货膨胀,但为什么没有呢?

  (二)

  我们通常认为,存在银行里的钱和钱包里的钱是一个东西,但其实并不完全是。

  有人将银行里的存款称之为内生货币(inside money),其他有形的纸钞和硬币是外观货币(outside money),内生货币是银行和金融体系可以提供的信贷,而外观货币则是政府货币主权的表现形式——这个解释比较复杂,我们把银行里的钱称之为“信贷”或“信用”,现实中的钱称之为“物理货币”。

  “钱包里的钱”和金银实物一样,其存在具有唯一性,编码好的100元纸币,就是100元钱,在我这里就不可能在你那里;

  而当代央行所印刷的货币,绝大部分属于“数字货币”,这些钱时刻不停的在流通,存进来贷出去,不断用于购买资产、偿还债务,然后再存进来再贷出去,这个过程持续下去,本来央行印了100元的数字货币,但体现在银行账户上的总的额度,可能达到500元乃至1000元——这就是货币乘数扩张。

  为什么世界各国央行印了那么多“钱”,而我们在现实经济中却没有看到那么多通胀,这是因为——当代央行所印的“钱”,绝大部分是体现在银行账户上的数字,物理货币增加很少。

  在当代金融体系中,钱包里的钱被称流通中的现金(Currency in Circulation)M0,而经过货币乘数扩张的内生货币+外观货币总量,则被称为广义货币(Broad Money)M2。

  2008年迄今,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的确扩张了5倍还多,但流通中的美元现金的增长却极为有限——美国的M0仅从750亿美元左右变到950亿美元,所以美国的物价几乎没有上涨。

  欧洲和日本与美国类似——资产负债表N倍上涨,但流通中的现金增长极为有限。

  为什么央行印钞这么多,而流通中的现金却这么少?

  当代信用货币对民众心理影响的奥妙就在这里!

  纸币这玩意儿拿着肯定贬值,而且还很容易损毁,只有在确实需要现金的情况下我们才会考虑保留,而送到银行里存储,不管多少还会有点利息,所以大家都很少大量保存现金——在整个社会上的表现,就是现金需求总量很低。

  人们需求现金,基本都是为了应对日常消费,而人的天性喜欢追求稳定,只要基本生活物资不发生短缺,很少有人会去抢购或者囤积商品(除非它会暴涨)——换句话说,只要基本生活物资不发生短缺,人们对未来的整体预期没有大变化,哪怕央行印了很多很多的“钱”,也不会爆发恶性通货膨胀。

  学者Hanke和Kurs,针对人类历史过去的300年间的56次恶性通货膨胀进行过研究,他们发现,所有的恶性通货膨胀都是在极端条件下产生,例如战争、治国不善、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变等。

  与此相对,只要社会物资充裕而且民众经济预期稳定,无论发达国家或发展中国家,央行的“数字印钞”,从未引发过恶性通货膨胀。

  既然不会引发通胀,那意味着央行可以无限数字印钱么?

  当然不是!

  (三)

  在基本生活物资供应充足且其价格被政府柔性控制的情况下,在银行里的钱,人们总是希望“能做点儿什么”……

  嗯,当代金融体系,恰恰就是为人们的这种寻求而存在的!

  前面提到,“银行里的钱”一般不会溢出到社会上变成“钱包里的钱”,但,它们会被借贷,然后用于购买资产、偿还债务。

  银行里的钱,源头从央行出来,通过借贷的方式,流通到各个金融机构(银行为主),然后通过这些他们的转手和存贷,形成整个社会的债务链条。

  与其说央行们印刷海量的数字货币,还不如说央行们为社会提供了海量信贷,这些信贷辗转流入到个人和机构账户,通常被人们用来购买资产,然后,资产价格上涨,然后,以这些上涨的资产为抵押,更多借贷,然后更多上涨……

  于是,社会债务和资产价格一起飞涨。

  2008年,美国股市的总市值约11万亿美元,如今,美股总市值飙升到31万亿美元,想想看,这可以容纳多少“银行里的钱”沉浮其中?

  2008年,美国房地产市场总市值约13万亿美元,如今,房地产总市值飙升到32万亿美元,这又可以容纳多少“银行里的钱”浮沉其中?

  2008年,包括国债在内的美国债券市场总市值约30万亿美元,如今,总市值升至40万亿美元,这又可以容纳多少“银行里的钱”浮沉其中?

  ……

  在资产价格飙升的同时,美国的政府债务也一路飙升,从2008年不足10万亿美元,目前已经超过20万亿美元……

  中国前央行行长提出过著名的“池子论”,意思说,中国的房地产和股市,就是央行海量数字人民币供应的“蓄水池”——这对中国适用,对美国适用、对欧洲、日本也适用,对全世界的主要经济体都适用!

  说到底,“银行里的钱”绝大部分都被用来增加债务,用来推升资产价格。

  耐人寻味的是,目前全球经济规模排名前三的美国、中国和日本,分别选择了股市、房地产和债券作为信贷泡沫的载体。

  只可惜,资产价格的上涨和飙升,从来不会计入当代政府的通胀数据中,反而通常被看作各国政府的“政绩”。

  就这样——
  印钞上瘾;
  信贷上瘾;
  债务上瘾;
  资产上涨上瘾。

  这就是2008年以来,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运行模式!

  更长远的说,是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来全球经济的运行模式。

  问题在于,越高的资产价格上涨,需要越大的信贷规模,越大的信贷规模带来越多的债务——随着债务负担越来越重,无数的人都需要用钱还债,整个社会对“银行里的钱”越来越饥渴。

  就这样,央行印了如此多的钱,却造成整个社会越来越缺钱——当代信用货币体系的无限扩张,最终造成了这么一个荒谬绝伦的结果。

  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,货币还是那个货币么?

  1970年,全球纸币总量(央行总资产),不到1000亿美元;
  1980年,这一数字大约是3500亿美元;
  1990年,这一数字大约是7000亿美元;
  2000年,这一数字大约是1.5万亿美元;
  2008年,这一数字变成了4万亿美元;
  今天,这一数字变成30万亿美元。

  1970年,全球债券+股票的总市值,大约在3000亿美元以内;
  1980年,全球债券+股票的总市值,大约在1万亿美元以内;
  1990年,这一数字,已经扩张到23万亿美元;
  2000年,这个数字是64万亿美元;
  2010年,这个数字是139万亿美元;
  今天,这个数字是190万亿美元。

  1990年以前,人们尚未普遍将房地产视作可交易大类资产;
  今天,全球房地产的总市值已经变为280万亿美元;
  更不必说,根据国际清算银行(BIS)的统计,全球2017年的金融衍生品规模超过500万亿美元……

  然而,按照当前全球最大几个经济体的官方统计,每年都是雷打不动的1-2%的CPI增长,社会根本没有通胀!

  各国央行印了这么多货币,政府说没有通货膨胀,就没有通货膨胀了么?

  就像我的国,从2008年到现在一直都说没有通货膨胀,可问题是,大家都知道,房价翻了好几番,这难道不叫通胀?

  美国的股市,2008年以来,也翻了好几番,这不叫通胀?

  ……

  所以,真正的通货膨胀必须把资产价格计入进来,而且,资产价格权重还应该远远高于日常消费品占比——因为,人们所拥有的钱,绝大部分被用来购买房产、股票等资产,只有极少一部分才会应用于日常的生活消费。

  大头商品价格的上涨不算,只揪住那些基本没涨的日常消费品来计算通货膨胀,即便是这个CPI,各国政府还要进行操纵,以便让它看起很低。

  这就是政府的秘密!

  (四)

  印钞即能刺激经济,又能增强政府权力,还不会发生"通胀"……。

  大规模印钞这么好,为什么不一直持续下去呢?

  这就要说到当代信用货币产生和消失的过程:

  借贷创造货币;
  清偿消灭货币。

  如果央行想要继续印钞,很简单,必须有更多的人来借贷,而且这个借贷必须是在拥有偿还能力的基础上(没有偿还能力的借贷,那一开始就是骗局了),如果确保能够偿还你的债务,当代银行体系几乎可以无限给你制造金钱……

  可问题在于——

  首先,某个社会群体所能承受的债务,是有极限的。

  树不能涨到天上去,债务也总有极限,政府债务也许可以直接通过印钞解决,但对企业和居民来说,当他们的收入不足以偿付债务本金和利息的时候,债务极限就到了,银行不再放贷,传导到央行这里,就是印钞不得不停止。

  其次,金融市场对资产价格的追求总是超越当前信贷规模。

  过去几十年的经验显示,每当遇到资产价格下跌,因为担心“系统性风险”,人们赌央行一定会救市,一次又一次,央行确实救市了,由此导致了资产价格不断攀升,市场参与者对于金融资产价格的追求也越来越高(如美国的股市和中国的房价),以央行为首的整个金融体系的道德诚信正在崩塌。

  最后,资产泡沫对人们的心理影响太大,这让整个社会陷入不稳定之中。

  大家都知道,在过去的20年里,辛勤工作、诚实劳动很难获得回报,而将杠杆加到极致,空手套白狼的虚假欺骗行为却在资本市场(股票、房地产和债券)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巨额财富,这刺痛了绝大多数人的生存尊严,这种生存尊严问题会导致社会群体矛盾激化,进而让整个社会陷入不稳定——当前,全世界各种民粹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崛起,就是一个证明。

  总之,再这么印下去,建立在信用流沙之上的当代金融体系,很快会再次经历类似于2008年的全球性的信用冰冻和金融危机(本质上是信用危机)。

  信用货币时代,贷款买房、信用购车、分期消费等各色金融工具,更是将人的物质欲望刺激到极致,挥金如土的浮华生活成了成了每一个人的追求,而满足这个虚荣心竟然是如此简单:只要我银行账户里的数字远超别人就行了。

  伴随着债务的膨胀,资产价格随之上涨,这实际上是各国政府的信用大跃进,而极少数人用去了信贷扩张的绝大多部分额度,享受了绝大部分资产价格上涨的利益,这意味着体制在鼓励一部分人合法抢劫大部分人的财富——这才是当代金融体系真正无法治愈的癌症!

  (五)

  历史以来,货币的经典定义很简单:

  1)商品和服务的交换媒介;

  2)财富储存的载体。

  这也是货币最起码的两项功能,其中第一条依托于第二条而存在。

  可惜,黑格尔说过:

  “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人类从不汲取历史的教训!”

  在当代政府和央行们的操纵之下,货币的第二种功能已经基本丧失,谁如果还把央行发行的货币(无论是数字还是纸币)当作财富储存载体,我们都会认为这人是个大傻逼——财富储存的载体,已经被成功的转移到政府所刻意鼓吹的房产、股票和债券之上。

  可我们有没有想过——

  当你去购买食物的时候,1公斤所代表的实际重量,随时都在变化;

  当你去购买布料的时候,1尺所代表的实际长度,随时都在变化;

  当你去购买房子的时候,1平米所代表的实际面积,随时都在变化;

  ……

  现在,信用货币本身的价值,恰恰是整个社会的价值不稳定之源!

  庙堂之外,人们传统所认定的财富储存载体——黄金白银,在政府和央行持续近40年的打压之下,变成了人们所认定的“超烂的投资品种”,特别是2017年底美联储缩表以来,黄金白银一路走熊;2009年新出现的比特币,在经历2013年和2017年的两次辉煌之后,目前也陷入沉寂,好像,全天下现在只有央行凭空制造的数字,特别是数字美元,才是人类最有价值的东西。

  人们似乎忘了,半个世纪之前(1968年),1个美元价值0.88866克黄金;而今天的1美元价值只有0.02592克黄金。

  ——相比50年前,美元贬值了97%以上。

  即便按照美国政府公布的CPI指数,50年来美元价值也贬去了80%。

  ——这就是美元的财富存储功能!

  基本丧失了“财富载体”功能的纸币,只能是阶段性的充当商品和服务的交换媒介,所有人也都在内心默认,这种交换媒介未来是会缓慢贬值的,因为价值基础的变动,每隔一段时间,我们都需要各自调整商品的售价和买价,所有的交易就这样始终处在颤巍巍的平衡之中……

  500年前,当代科学的奠基人哥白尼,就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:

  “货币,……,它是价值的计量单位,所以必须保持一个固定不变的标准,否则公共秩序必然会被扰乱,买家和卖家就会以很多种方式受骗,就好像码、蒲式耳或者磅这些计量单位不是固定不变的一样。”

  想一想,2008年以来,新增的百万亿元货币都是从何而来?

  ——追踪溯源,找到央行抵押物你会发现,他们都来源于债务,来源于借贷,如果债务清偿,这些货币也都会瞬间全部消失。

  没错,在我们这个全新的时代里,丧失了财富储存功能,只能阶段性充当交换媒介的纸币,其实已经根本不能称之为货币。当代所谓的“货币”,只不过是政府和央行手里点纸成金的信用权杖,是不断变幻的阿拉伯数字,是刺激欲望和掌控社会的有效技术……

  还记得那个有关经济危机的辛酸笑话么?

  儿子:妈妈,我们快要冻死了,为什么不生火?

  母亲:我们没有煤。

  儿子:不能买点煤吗?

  母亲:我们没有钱。

  儿子:为什么没有钱?

  母亲:因为煤太多了,卖不出去,爸爸失业了!

  因为生产了太多的煤,所以我们没有煤烧;

  因为印刷了太多的钱,所以我们如此缺钱!